上次写东西,是在什么时候呢? 应该是高二学期的时候,看到钉子君的文章,有感而发,遂激昂所作,大声陈述着一大堆自己刚刚所了解的东西和不怎么能够”理解”的东西。当然,那篇文章也是在计划和鸽了很多次之后,才在某个有空的时间,挤牙膏般缓缓地挤出来的,不得不说鸽子真是准确地概括了人类的本质。但那是挤出来了——自从这两年来,我有多少没有挤出来的东西?想必是很多的。然而我有什么东西可写呢?日常生活,不过是所谓言之把没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罢了,况且有暴露隐私的风险:推上被喝茶的日常推油可不止一个两个;虽然在小地方偷偷的发点东西,大概不会有人注意到。但是偶尔发上一点东西,然后三天两头地看一看记录,是否这些东西从0变成了1,这种行为我想也是很无聊的,不亚于写了情书的女子,每隔一段时间打开收件箱,然后像做贼一样瞥一眼,满脸通红地跑开。我是不屑于做这种事情的,所以博客和telegram也就寥寥,当然,如果有什么可以当作人的东西愿意来视奸一下,大概高兴也是会有的——毕竟来者不拒;大概,在国外网络上被人认出真实身份的概率实在不大,所以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即使被人认出来了,拒绝承认也是可以的,毕竟谁都不可能承认自己是一个顶着美少女头像说话充满槽点还整天嘤嘤嘤的扣脚青年的。 扯远了。但这个毕竟是一个吐槽文章,难得不吐,不得不快。更别说向我这样一天不吐槽就不开心的人。说到这两年的博客,好像确实是廖落了许多。且不提我这样有空也不写文章的小透明,那些曾经造访的网站,例如lwl的自由天空——我现在只找得到一言这个剩下的项目了。更别提那些在友链中曾经存在,然后现在已经消失的东西。不过也好,别把自己的中二记忆放在网上,供别人瞻仰比较好。再说,那批在博客圈上成长起来的人,现在都已经是各个行业的一线员工了吧,没有了能够写博客的心情和时间;况若以当下社会,被人知道自己在互联网上还有这样一个地方,搞不好还会被人挖出自己的黑历史以之被调戏,乃至于因言获罪,都是有可能的。所以这些东西,被自己的creator所遗弃,也是在所难免的;只希望,在博客中写出那些中二话语的人们,不要忘记了当年的所思所想,虽然事殊事异,其志一也。 说到中文互联网,可能是越来越差了。首先是开放性的降低。各种平台纷纷架起自己的数据壁垒,然后将搜索引擎挡在门外。其次是智商水平的集体降低。互联网上的有价值的内容的产生者越来越少,或者他也没消失,只是在种种面前,不如去做一些能够得到阅读量的事情,或者忙着现实的生活罢了。读者水平似乎也降低了,不见得有脑子的人在说话,反复把自己的头取下,复读机和鸽子安上去。或者,并不是互联网变糟了,只是能上网的人变多了呢?我这样安慰自己。再者,似乎我们零碎的话多了,整篇的话少了,总而言之,就是表达能力减弱了——我想一个数年没有更新博客的人绝没有这种权利说别人的,除非他能够按时更新博客。至于剩下的,就留给空白吧。我脑中的那个活跃、积极生长的中文互联网,或许已经是过去了。 2020年了,本博客还是一样没人访问!也没人和我聊天!所以我不写了! 本文没什么东西,大概就写到这里,相信在春节假期里的你,看完这篇文章又度过了啥都没做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