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有人说,自由软件的伟大旗手R. Stallman的生活方式非常“吝啬”(cheaply),甚至可以说非常“另类”。

今年,Stallman已经53岁,还是单身一人,住在一个“一居室单元”里面,工作、居住“一体化”,没有私人豪华轿车,不玩MP3播放器,甚至连“手机”也不用。Stallman留着大胡子、披肩发,样子确实怪怪的。这是什么原因呢?Stallman很穷吗?那倒也不是,这是为什么呢?

上周,R. Stallman在Lehigh大学讲演,力促他的听众,把开源(Open Source)当成一种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一种计算方式。他说,“使用商业化的私有软件往往导致人们之间的“分隔(divided)”,因为,你不能把私有软件的拷贝(自由地)送给你的邻居,去帮助他们,而且,由于看不到源代码,往往使我们显得很无助(helpless)”。因此,Stallman拒绝使用含有私有软件成分的电子产品(器件),比如,媒体播放器(多半内含私有解码器)、个人用手机(不少是在私有软件平台运行的),等等。

Stallman是怎么想的呢?人们往往根据使用的方便性、可靠性、易用性和成本等因素来“选择”计算机软件,然而,他认为这种“选择”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它们不允许我们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他向听众说,软件的“选择”原则应当是使其源代码对于所有用户都是开放的,以便可以修改、调整和进一步完善其性能。他说,私有软件的内部结构是严密“看管”的一项机密,任何修改(tinkering)都是非法的。

Stallman回忆说,在1984年,他在写自由软件运动的宣言时,自由软件运时在当时并没有敌人。然而,今天情况不同了,出现了自由软件的诋毁者(detractors)和变节者(defectors)。当今,只有少数GNU/Linux发行版不包含私有软件,比如:Ututo、Blag和gNewSense等Linux发行版。Stallman继续说,今天计算机的普及应用情况,在20多年前,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Stallman确实是个怪人,关于他的“吝啬”生活方式,他甚至辩解说,“不要买房子、不要买汽车、不要生孩子,你将为此付出你一生的全部时间去赚钱,支付这笔开销”。这就太极端了,人活着的乐趣全没了,搞自由软件也不能痴迷到这种“3不要”的程度,怪不得有人称Stallman的生活方式是“Live Cheaply”(吝啬的生活方式)。

Stallman的贡献是伟大的,根据GPL许可证,自由软件允许人们自由地拷贝、修改和分发,发挥出软件的最大效力,极大地增加了社会整体的计算机能力。现今,核心自由软件已有两亿多行源代码,价值近100亿美元,是人类的一项宝贵财富。善用它,用好它,是我们的责任。GPL v3新版本突出了软件开发者是自由软件版权人应有的合法地位,明示社会公众,自由软件是版权软件,但是,允许人们自由使用。根据GPL新版本的规定,凡违反自由软件“游戏规则”者,一律不得涉足自由软件的应用领域,否则,一定会收到自由软件开发者的(电子)警告,在60天之后,会招致法律侵权诉讼。

至此,自由软件的GPL新版本不能再当成“耳旁风”、视为无所谓的“说教”。真正的“开源经营”的模式,即将浮出水面,“开源经营”的假面具必须撕去。